中国家庭文化网 目的地搜索
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家风家训家书 > 好家风:我家的故事
  • 吴汀:种德若深海 ——我们的家风

    2020-09-28

     

    吴汀,20世纪50年代中期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在动荡年代从小学直接分配进入北京八中,万幸地遇到名校优秀教师。课堂之外另辟阅读天地,学习各种自己感兴趣的知识。16岁时被分配到医药公司开始谋生,从事仓库搬运、开发票、抓药、制药、售药诸劳动,亦曾蹬着平板三轮车沿街送货。改革开放时,已是二十出头。国家重启高考,1978年考入北京科技大学。在校偏爱文学历史,毕业后进入英文版中国妇女杂志社,跑遍大半个中国,见闻偏远僻壤及开放城市各种不同世态人情,始知民生艰辛。岂料命运不可驾驭,几起几落之后,进入《中国妇女·法律帮助》杂志任职。不想未得深入其门,又突患恶疾,无奈之中全心治病养病。养病之中渐渐悟得心病乃万病之因,治愈应从自身心疾为始,加之家中亲人无私关怀帮助,终于走上康庄大道,如今欢蹦乱跳健康人一个。在漫长的养病过程中,习得一手小楷书法,在书法中体会到中华文化之精髓。

     

     

    现在常常提到“好家风”,我总觉得也许家风好的家庭,不用特别强调家风的树立,正如道家所言:“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如今朋友们坐在一起的时候谈起教育孩子,常带来一些烦恼,子女的教育成了一个很突出的社会话题。而我们成长的时代,好像并不是这样。一次,我问朋友:“当初你的父母是怎么教育你们的?”他想了想说:“我们家兄弟好几个,我的父母好像就没有特别教育过我们。”回想我们的成长过程,我们的性格和思想方法其实都深深烙上了家庭格局或者父母修养的印记,与其说那是一种教育,不如说那是一种“影响”,也就是在琐细的家庭生活中耳濡目染、言传身教吧。

    我的父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但他们出身不同,性情也区别很大,因而在管教孩子的问题上总是持不同的态度和方法,他们从不同的方面影响了我们。我们家的特点是严母慈父。由于父母工作繁忙,一度甚至让我住进了寄宿学校,但是他们对我的管教没有放松。父母对孩子的亲近程度,其评判标准就是他们对孩子的陪伴,一切教育和影响都是在陪伴中形成的。

    母亲自幼生活在一个富足优裕的家庭环境中,我的外祖父自小苦读,从东北白城考入北京大学攻读国际法专业,1926年加入共产党,他真正从事的是谍报工作,很传奇。他曾经开着车用发报机发电报,公开身份则是各种官员,所以收入甚丰。母亲家优渥的生活条件使得她自幼养成了一整套行为规则,她也这样要求我们。在我们家里,她就像是“纪检委员”,给我们订了一堆行为规范,比如吃饭的时候不能吧唧嘴;一顿饭中不能只吃自己爱吃的菜,各种菜都要夹一些,不允许我们对菜饭有所挑剔;不能剩饭;假如家中来了客人,更要注意吃相,比较好一些的菜要紧着客人先享用;客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一定不能插嘴,除非客人问到你,但是要先把嘴里的饭菜咽下之后再说话;平时坐下来的时候双腿要并拢不能叉开……不一而足。母亲在我们心里就是太严厉,管得很多。我们虽然表面不敢不服从,心里却不怎么高兴。所以她的角色有些让人畏惧,不太敢亲近。常常听人说,母亲有大家风范,仪容出众,穿着得体,我们心里对这些好像不以为然,觉得烦琐、受约束。但是步入中年以后,我们慢慢开始欣赏母亲的这种风范。她只要出门就会认真搭配好衣服,脸部要简单地化个妆,哪怕仅仅是出去遛个弯,也不马虎。直到母亲年过九十,虽然很多当年的仪范因体力不支顾不上了,但是出门前还是会衣着得体、发式齐整并简单地画个眉。看着年老但仍很爱美的母亲,我心里涌出的是钦佩和赞美。中年之后,我们也理解了母亲的严厉和对子女的约束。

    父亲则是完完全全的慈父。他永远是以一种平等亲切的态度和我们在一起玩乐学习,鼓励我们对于各种事物提出自己的见解,甚至可以持有与他不同的意见。所以他是我们姊妹一生最重要的导师和朋友。他的言行成为我们子女性格、价值观形成的最主要的标准和典范。

    一、读书和学习

    尊重文字,爱惜图书

    母亲常常提起,父亲跟他结婚的时候,只有两只旧箱子,一只小箱子装的是几件衣裳,大箱子里装的都是书籍。他是一个典型的穷书生,一生钟爱唯有书籍。

    父亲在闲暇时常会带我们一起读书、讲故事。他是学工科出身,但是他对文史有着特别的偏爱,这也影响了我。除了幼年的童话书,我们接触到的最早的知识性读物就是《战国故事》《春秋故事》《史记丛书》这一类的纯文字书籍。他和我们一起阅读,然后会向我们提出一些问题,比如什么叫公元前,中国的春秋和战国是怎样分野的,战国七雄是哪几个国家,廉颇、蔺相如各是哪国人,如此等等。开始我们认识的字很少,是由父亲解读,后来他教给我们查字典,这样我们在上小学后不久,就能自己阅读课外读物了。这是我们自学的开始,也是我们人生自我学习的开端。可能正是由于拓展了很多课本之外的知识,我们在小学期间的课堂学习异常顺利,基本没有感到有什么压力。回想起来我们姊妹们良好的读书习惯和记忆能力都是在这样看似轻松和有趣的生活环境中完成的。

    父亲还常常引用寓言典故,给我们讲一些重要的道理。一次他问我们,你们知道我们中国字是怎么来的吗?我们当然没想过,他说,传说中国字是一个叫仓颉的人发明创造的。这个人是一个神仙,长了4只眼睛,皇帝命令他制造文字。字是神仙造的,所以我们写字就要认真哦。虽然我们觉得这是神话,但在写书法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有了一份珍重。我们在学校学的都是简体字,但是由于爱好书法,大部分的繁体字我也识得,到现在仍可以比较顺畅地阅读竖排版繁体字的书籍。

    父亲对于一切承载了文字的工具,比如纸张、书籍都油然生敬。他说,我们的爷爷对于所有写着字的纸张都很珍惜,不能随便乱用,更不能随地丢。他有一些藏书,虽不是很多,但是每一本几乎都保持了高度的清洁整齐,历经数载绝大部分书籍都像新买的一样,无论从书脊到书页合拢处看上去都是没有污点的。他读书也讲究,看书的时候先要清洁手之后再翻书页,我们想要看他的书,必须事先征得他的同意,而且在看书过程中如有停顿,不能随意把正在阅读的书敞开着翻过来放在什么地方,必须用书签或是能够代替书签的纸条之类的做记号,然后合上书放好,这样下次看的时候便于查找。所以父亲的藏书虽不算很丰厚却一如新书,翻开后才能看到他在书中所做的各种标记、感想,那也都是写得整整齐齐的,看得出他对书籍的阅读保护是非常用心的。这一点实实在在地影响了我们。

    自学,自我教育保持一生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们的学业突然停止了。那时我和妹妹是四、五年级小学生,一下子不上课可以天天玩,那真是求之不得。很快父母都受到冲击。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父亲也没有放松对我们的教育。学校不上课,他就要求我们每天练书法。我们在小学已经开始初步的书法训练,但那不过是描红模子,或是写一些横平竖直的简单的大字而已。由于写的字比其他同学好一些,我们的字常常被贴到墙壁上,这也激发了我们练习书法的兴趣,所以父亲要求我们每天写几篇大字,我们还是愉快地遵从了。但是小孩子总贪玩,有时小朋友们约好一起在外边玩,心里着急,写字的时候就潦潦草草完成了事。父亲下班回家洗了手先检查我们的“功课”,他在我们的字上圈圈点点,并且说,写得有些不认真。我心里很奇怪,今天贪玩了,的确写得有些草率,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及长,自己写书法成了爱好和不可或缺的习惯,每每写完后自我审视的时候,也常常发现心思不定时写出的东西就有毛病,体会到书法实在是一个人心里的镜子。父亲说,凡事认真才能做出名堂。在书法这件事上,我们算是没有辜负他的教导。

    父亲是家中最小的儿子,我的爷爷在为曾祖父去世守制3年之后才有了我的父亲,父亲的亲侄女都比他年长好几岁。父亲能读书的时候家境已是十分贫寒,所谓的小学只不过是断断续续的私塾加高小。从初中到高中他一共才读了不到4年,上大学还是考的官办大学——北洋大学,不收学费,还发给一定的生活费,由此他才完成了学业。如果不是他能在学业中断时坚持自学,根本不可能读到大学。所以他常常强调自学的重要性。父亲说,人的一生要不断地学习,而学习有两种,一种是在校学习,就是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这个过程可以使人得到系统的知识以及研究问题的方法;还有一种就是社会教育,就是在进入社会之后,自己通过工作和生活经验得到的知识,这就是自我学习了。自我学习是最为重要的,就是通过看书、求问有学问的人和自己观察思索得来知识,这个必须坚持终生,不受任何环境的影响。他自己身体力行,坚持了一生。

    由于“文化大革命”期间教育基本停顿,但是深受父亲影响的我也养成了爱读书的习惯。我在女孩中算是淘气淘到出格的,经常参加男孩子们的游戏,爬墙、攀树、钻铁丝网什么的,但是只要有了我觉得很好的书籍,就会放下一切,津津有味地读起来,什么都不顾了。当时只有小学五年级的我识字十分有限,因为会查字典,就想方设法找来各种书籍阅读。

    “文化大革命”后期,父母的很多朋友都被“解放”了。他们之间的交往开始多了起来,其中一些父亲的朋友喜欢和他谈论、交流历史与中外文学话题,我很喜欢听他们谈话。他们都非常爱读书、会读书。从他们的聊天中,我明白了应该如何读一部名著,怎样把书中的知识变成自己的知识。我悄悄地寻找各种中外名著阅读,因为那个时期大部分这类书籍是不能公开阅读和谈论的。当听到长者们谈论那些自己读过的名著,有时忍不住会说说自己的看法。父亲很惊奇地说:“这些书你竟然也读过了?”言语中流露出鼓励。过后他说,读书能提出问题非常好,但是读了一点儿书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不好。知识的海洋可是非常博大的,太多的东西是我们不懂的,对于不懂的东西可是要抱着好奇谦虚的态度去学习,即便有了一点儿自己的见地,也不要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因为有一句话叫作“无知者无畏”,越是懂得少的人越喜欢卖弄,谈学术要谨慎,读书要求甚解。另外,学东西也不能盲从,凡事需经过自己认真思考,要学会提出问题,找到问题,有所分辨,不能一概接受,甚至能够有所批评,这样才能慢慢地有了自己的观点。还有就是在阅读时遇到不认识或者拿不准的那些字一定要及时查字典,不要想当然放过去,“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知识就是这样积少成多的。及至我后来在杂志社从事编辑工作,虽是非专业出身也能应付工作,这还真是得归功于父亲呢。他的那些话已经成了我的座右铭。

    坚持学习的习惯使得我在1978年恢复高考第二年,能以小学未毕业的基础考上北京一线重点大学,平时的学习积累起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考上大学之后父亲提醒我:“考上大学这很不容易,但你毕竟基础差,主要是自学的,自学的好处在于学习主动,记得会比较扎实,但是缺点就是比较零散,不系统。现在有了正规学习的机会,就可以弥补这个缺陷,不管你今后是否搞学术,一个人有没有受到系统学术训练,一张口就可以听出来,这个你慢慢就懂了。”

    学习要有好的习惯,父亲把一些口头禅教给我们,比如好脑子不如烂笔头,有了思索感想要及时地记下来,因为很多思绪是凌乱的,当时不捕捉住过后就丢失了。这个习惯我保留了下来,对于日后我从事媒体职业有很大的帮助。

    由于有着良好的学习习惯和方法,父亲直到将近90岁的高龄仍头脑清晰,可以承担一些审阅稿件和撰写专业文章的工作,对网络、虚拟经济这些先进的知识也是见到专业人士就讨教,并要求我们推荐各类新书给他看。

    父亲一生评价一个人很少用“好”或“坏”而是说这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或者不是一个好好读书的人,这就基本表达了他对一个人的评判。做一个真正的读书人——就是他的人生理念。

    二、君子立世

    做君子,人前人后一样,说来简单做到太难。我们却在父亲身上看到他言行一致,一生如此。若做到这些真是要有一种禀赋深植于性情之中。

    重精神薄物质,忠实厚道

    父亲常说:“一个人要有一种精神境界,要重视内在品格,轻视外在物质条件。”母亲调侃道:“那是因为你一直都没有钱、太穷的关系。”父亲笑了说:“是的,我的确很穷啊!”父亲少年失怙,只有几个哥哥辛苦省下一些钱供他维持起码的生活。他在天津上大学,冬天十分寒冷,他一个南方人没有经历过北方的严寒,加上那时候他穷得连一件棉袍都买不起,冬天冻得一直咳嗽。虽然后来有了家庭,有了稳定且不低的工资收入,但仍然保持节俭的习惯。他出差给我带回来的最贵的礼物也不过是一个只有几分钱的杭州的彩色草编小筐,那个小筐我小心地保存了很久,生怕弄坏。夏天跟他外出,天气那么热,想喝一瓶汽水,他也舍不得给我们买,说是冰棍只有3分钱,又便宜又解渴。偶尔喝瓶汽水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很奢侈的享受。

    说起冰棍,还有个故事。那是夏季一个炎热的夜晚,我们几乎都要入睡了,却被刚刚开会回来的父亲叫醒。当时我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进入梦境之中了,一睁眼看见冒出这么多冰棍,好开心啊。外婆问我爸爸:“这么晚了,咋买了这么多冰棍?”他说回家路上看到有一个卖冰棍的婆婆在路边说,今天还有很多冰棍没有卖掉,如果卖不完这些冰棍就化了,这是她养家糊口的营生。那时冰棍是放在一种冰桶里,再用厚棉被遮盖,保温时间并不能太久,她恳求路过的人多少买一些。父亲看那时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就问婆婆还剩下多少。婆婆说还剩了十好几根。他就一下子全都买了回来。家里人虽然觉得他是好心,但是这么做也还是有点儿傻。我们不管那么多,拼命吃冰棍,吃了几根之后就由凉快变成浑身发冷了,很久睡不着,可还是很开心。我们长大后跟别人提起这件事,人家赞叹父亲的善良。父亲听了说:“哪里有这个事,我怎么不记得?”

    父亲性情平和,举止儒雅,他很少对我们疾言厉色,但是有些事他会很坚持、很严厉。那是我刚上三年级的那个夏天,放了暑假,我们有时要坐公交车出去玩。我们家的财政大权掌握在老妈手里,她管得严,每次出去只给交通费和门票钱,通常是一毛钱左右,我们想多要一些,父母说人必须坚持艰苦朴素,不能乱花钱。每次拿到的零花钱,除了必需的门票费和公交车费,余下的至多可以吃一根冰棍。我看到有的小朋友乘车用别人的月票,可以省下4分钱,这就可以多吃一根冰棍了,于是悄悄跟一个有月票的朋友借了过来,那天就多买了一根冰棍。不知怎么回事,事后父亲知道了,让我罚站,严厉批评我这种作弊行为,并说要带我去公交公司补交罚款,我吓得大哭。因为我在学校里是优秀生,这样一来就会无地自容,但是父亲很是坚持,我这个轻易不认错的人连声认错,保证以后绝不敢再犯。母亲和外婆看到我已经怕得有点儿失控,劝阻了父亲,这件事才作罢。这在我的童年可是最严厉的一次警告,真是自此不敢越雷池了。同时我也感谢父亲没有过于坚持原则,如果那样的话,会在我的心理上造成巨大的伤害。因为那个时代很多道德伦理的事都会被扩大、被“上纲上线”,造成超出事件本身的严重性。

    由于父亲比较特殊的身世,他对家庭生活中很多事都缺少常识,买菜做饭这些事他都不怎么在意,家里做了什么就吃什么,从不挑剔。“文化大革命”期间,机关工作停顿了,他也不那么忙了,有一次竟然还买了菜回家。他买的是一些茄子,外婆看见他买的茄子忍不住笑着说:“你咋买了这样的茄子,都长籽了。这是老茄秧子,这样的茄子咋吃呀?”父亲说:“妈妈,我是这样想的,好的都给买走了,不好的都卖给谁呢,不就浪费掉了嘛。”直到现在我们提起这件往事都还会哈哈大笑。虽然这样的事情在一般人看来父亲的确有些太呆了,但是却给了我们很深的印象,这样的“呆”也在无形中影响了我们,在跟小商小贩买东西的时候我们都很少过分挑剔,体恤他们的辛苦。其实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差,几乎从小到大家中都是有保姆的,我们管保姆统称“阿姨”,父亲对所有的阿姨都非常的尊敬,也不许我们发表任何对阿姨不敬的言论。他说她们是劳动人民,生活可能比较困难,但是我们在人格上是平等的。所以他请阿姨帮他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总要说这个“请”字的,而且他跟我们说,外婆年纪大了,请人是帮助外婆做家务,你们不能让阿姨承担所有的家务,凡是自己能做的就不要让阿姨代劳。所以像内衣、袜子这类小物件,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自己去清洗打理。父亲病重住院丧失了自理能力的时候,年轻的女护工为他清理身体,他很感动,双手合十地对她说:“很感激你哦,就当你是我的女儿吧。”

    责人宽责己严,公平公允

    背后议论他人,这恐怕是人人都在所难免的,父亲在家里却很少非议他的同事。我们所在的机关大院所有邻居几乎都是或远或近的同事,公事家事是是非非经常会在街谈巷议中听到,父亲要求家人尽量不要加入这些话题。他说:“这些往往是一些低级趣味,而且背后议论别人也不是好的作风,即使人家有问题,你们所传的也未必准确,当事人听不到你们所说的,无法为自己辩解,这就不公平;如果你在背后表达对一个人的看法,那么这些话当着人家本人的面也能够说得出来,这证明你的意见是光明磊落的。如果只是背后议论,当着人却说不出来那一定不公允,是一种伤害,这样的话就不要乱说。当你批评别人的时候,即便说的是对的,也要注意言辞、方式,好的方式才能达到好的效果。他常说,做人要责人宽,责己严。如果平时多想想自己的缺点,就不会总是苛求别人,议论别人。当看到别人缺点的时候不要急着批评,要多想想人家的优点;自己得到表扬好评的时候,就要多检省自己的缺点、不足,这样才不会养成骄傲的习气。

    父亲说,在我们江苏老家的家中挂着一个条幅,写着“忠厚传家久,诗书济世长”,他从小就会背诵。我们在父亲身上看到了什么是君子之风,什么是道德坚守。父母的身体力行更胜于言辞说教。更重要的是父亲自己经历过困顿的人生,所以没有一丝一毫那种对于弱者的分别心。

    家中总是有各种亲戚朋友光临,有的是父母的同学,他们大多是知识分子和各级干部,还有外公那边的高级官员,也有不少来自农村的亲戚,有的会带来那时所匮乏的礼品,有些会带来一些土特产品,有些则是来寻求帮助的。不同的出身和经济条件、家庭背景的人,在穿着和仪态方面会显露出很大的不同,作为孩子,对这些是很敏感的。我们甚至还一度偷偷嘲笑那些衣衫不整、言谈举止有些土气的亲戚。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有些农村人身上有一种叫“虱子”的东西。见我们有些嫌弃人家,父亲说:“不能这样,农村条件差,生活苦才会有这些,洗掉就行了嘛。”看到父亲热情接待他们,拿出自己平时舍不得吃的东西尽力招待,我们也改变了态度。

    母亲在这方面也是可圈可点的。母亲有着她独特的优势,善于社会交往。她热情好客,在接人待物方面很讲究礼仪,而且交际广泛,记忆力极强,记电话号码是一绝,不用翻联络簿就能拨打所需的电话。她人际关系把握准确,无论谁有事情,她似乎都能找到能帮上忙的人,及至她年老病重的时候,很多旧识的朋友亲人来看望她时对我们说:“你妈妈是我的救命恩人哪!”我很惊讶,因为母亲常常讲一些自己的事情,但我们却真的没有听她提到自己做过这么重要的好事。表面严厉的妈妈,内心藏着一个非常可爱的自己,我们没有真正了解她啊。

    谦虚谨慎 清正廉洁

    作为一个专家型的官员,父亲也曾在一些国家重大水利项目中担任重要的职务。每次提起这些,他总是说:“这都算不了什么,部里能干的人多极了,只不过这次找不到其他人就让我去了。”他在这样说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表现谦虚的刻意,而是真心真意地就是这样想的。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大是大非要有原则,能够坚持,不为利益所动,小事小情忽略不计。父亲到了晚年,已经在工作中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是,当记者采访他,称他为国家级专家的时候,他连忙推辞说:“万不敢当,像我这样的人,国家很多的,人家都比我要有成就,我也就是做了一些具体的工作而已。”父亲的谦虚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常常听他赞扬他的某同事或者某同学博闻强记,工作能力很强,作出什么重大贡献。我们听了之后说:“你不是也很棒吗?”他说:“哦,这方面我就差多了,比不上人家的。”他好像真的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多优点似的。

    父亲在全国水利规划部门担任负责工作,可以说是有职有权,来求他办事的人自然不少,其中也不乏他原来的同事,以及他的大学同学、亲戚朋友。他们知道父亲是一个非常讲原则、很严肃、很清廉的人,但还是有不少人因与父亲相熟识而给他送各种礼品。记得有一次他的一个大学同学拎了一桶香油到我们家,父亲真的板起面孔说:“你怎么还带了东西,这可不行。”并说:“你们省里这个项目的确应该上的,由部里审核,应该办的一定会办,你们送了东西我反而不好批了。”那位叔叔不由得笑了,他说:“一桶香油能算什么礼品,这次要请你批的项目这么大,这点儿东西哪能算得上是礼物,你是帮了我们省大忙呢。”这样的事例真是很多,有很多重要的水利项目,我们都是在看电视的时候听父亲说起,这个项目那个项目是他在什么时候出差时审查的,我们才知道。他们所审批的都是国家级的重大项目,对一些省份、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们对父亲的工作表示了赞叹。他用轻松的口气说:“这可不是我的什么功劳,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我就是个干活儿的人而已。”如今这样的事情,除非在电视剧中看到,在现实中说起来,有谁会信呢?但这都是我们亲眼所见。

    有时我觉得一生卓有成就的父亲内心简单清白得简直如同孩子。如今自己年过六十,时时自省,深觉自己的为人处世、精神境界跟父母相比实在差得太远了。父亲在谈到人应该怎样憧憬未来的时候说过,“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即使是达不到最高的目标,也不能不向高处仰望。或许我们的性格、习惯、举止甚至思维,都在不知不觉中倾注了长辈们养育的心血,在做人正直、读书认真这些方面,基本无愧于父辈的教诲。

    我们都读过《背影》这篇文章,难道我们只能让后人看到我们的背影吗?如果没有我们父母日日夜夜的陪伴,点点滴滴以身作则,那些优秀的品质如何能深深浸入我们的心田,化作我们的习惯?我们的回望,也就是这些日常生活中不经意间的琐事,从中闪动着活生生的人生影像,流动着曾经的温情,这比什么样的心灵鸡汤都更有营养,不需要特别记忆,就已经刻录在我们生命的密码中了。那些规范,我们虽身不能至,但心向往之,做人就有了底线,也有了反省自己的标尺。我不知道在自己这一辈能够传递多少家庭的美德,但是它犹如一颗种子,播散在全体家庭成员之中,每个人都用这把标尺衡量自己,纠正自己,也许就是父母点点滴滴的教导,使我们家庭和睦,从未因经济利益或是谁作多少贡献这样的问题而争吵过,彼此关爱,每个人都是默默付出,不图回报地为家人着想,这就是善的因果吧。

    在当今生存压力好像变得很大,为了谋生,或者说在通向所谓的成功之路上,盛行的是形形色色的成功学,那里有很多如何获取财富的技巧和方法,我觉得其中有些是危险的说教,因为它的目标单纯,就是功利,会使人做事无底线。所以我们真的应该还原我们民族所特有的伦理情操,不在商业大潮中迷失自我,守望住我们的精神家园。

    种德若深海,抚卷长思,圣人们的话不仅是说德行的培植如海一般深厚,也是告诉人们,它的坚守和传承是很艰难的吧。

     摘自中国好家风文集《我家的故事》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