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文化网 目的地搜索
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家风家训家书 > 好家风:我家的故事
  • 王晨阳:爷爷的梦想

    2020-09-26

     

     

    王晨阳,男,甘肃省天水市人,生于1977年。大学本科学历,会计师。从1998年开始,在天水市第一人民医院财务室工作至今。



    爷爷出生在人文始祖伏羲推演八卦的地方——甘肃省天水市三阳川!那座酷似鱼头的山,叫“卦台山”,伏羲爷坐在山顶,仰观天俯察地,演绎出了肇启文明的八卦图。而爷爷认为他是在伏羲爷的护佑下,实现了一个又一个人生梦想的,所以虔诚地烧香敬神是爷爷一辈子的功课。

    爷爷小时候,家是富户,祖上几辈都是务农加经商,“王商户”远近闻名!由于他的父母都吸食鸦片,等到他的父亲上了年纪跑不动了,进项少支出多,家道日渐衰落,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出卖土地。爷爷的母亲去世后,他父亲又娶了一房,基本上掏空了积蓄,后来连房产也卖了,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巨大的生活落差,深深地刺激着爷爷。他掌家后一心要重振家业,经过思谋,决定从投资小、门槛低的贩运入手,收购本乡三阳川出产的土布、棉花、药材、果品等特产,到交通不便又有需求的山区集市出售,赚取微薄的差价。一开始,全凭一副扁担两条腿,左肩换右肩地担着走,百十斤重的货物走百十里山路是常态。据说担重担走路,脚踩实,步迈匀,随着扁担上下晃悠,快步走反倒轻松,越慢越吃力。西到陇西,北到通渭、秦安,大小集市都留下过爷爷的足迹。各地逢集是错开的,多是三日逢一集,其他商贩一般三日赶一集,往往选择相对平坦的路线走。而爷爷却是哪里好卖就往哪里跑,不辞辛劳不赚厚利,却赚到了各个集市的口碑和人脉。于是他信心倍增,居然创造出减少休息时间连轴转做生意的办法。就是轮流到各镇赶集。一般晚饭后,整理好货物出发,天蒙蒙亮时到了选定的目的地,住进熟悉的客栈,抓紧喝茶吃干粮,在极度疲乏中睡上两三个小时。待到集市上热闹起来,选择地摊摆货吆喝:“三阳川里的特产,过来看啦!”凭着诚信经营、薄利多销的理念,爷爷的货物卖得最快。集散就到了中午,再喝一壶茶吃些干粮,抓起扁担急返家乡,只有到了家才能吃上一顿热汤热水的面条。稍事休息又得向另一个目的地出发。不仅如此辛勤,走夜路还会遇到拦路抢劫,如果抢些钱财还好,有时还会伤人。爷爷说他曾遇到两人夹道拦截,他扔下担子,从褡裢里掏出一把钱,向后抛去,在劫匪捡钱时,得以逃脱!至于暴雨、雪滑、打湿货物、摔伤皮肉的情况,更是家常便饭。但是无论有多大的阻力,爷爷绝不后退!当时,家庭居住条件的好坏,是“人活得硬气体面”的标志。爷爷的第一个梦想就是建一院新房。经过几年坚持不懈的顽强拼搏,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买到新地皮,盖起一院崭新的大瓦房。

    这院房的一砖一瓦、一木一石都浸透着爷爷的心血和汗水,建房的一切用度都是爷爷用双腿没黑没明地跑出来的。我二爸说,他16岁时,跟爷爷去秦安的山区小镇赶过集。爷爷担一担蔬菜走在山路上,从左肩换到右肩,又从右肩换到左肩,就是不停下来休息。他本想替换一下爷爷,谁知山路陡峭,空身爬都喘粗气,哪里敢说替换的话!时过中午,他又渴又饿两腿乏力,望不到头的盘山小路和与天际相接的重重山峦让人茫然,实在不能判断心中的那座集市藏在哪个山沟里,焦急地问了爷爷好几次,爷爷都说“快了”,但绕过一山又一山,就是不见小镇的影子,腿像灌了铅似的实在迈不动了,爷爷只好把蔬菜担进路边的村子,便宜处理掉了。回家后他问爷爷:“您一步都不停地走,就不累吗?”爷爷平静地说:“惯了。”我也问过爷爷,当年那么辛苦,您是怎么熬过来的?爷爷笑眯眯地说:“娃呀!心里有盼头,就有使不完的劲儿。不吃苦中苦,怎成人上人?”发家致富的强烈愿望,焕发出了爷爷无穷无尽的潜力,在艰辛奋斗的历程中,也渐渐形成了爷爷的世界观,确立了为人处世的淳厚家风。

    爷爷还有一段“滴血”的梦!那就是三年大饥荒。当时村里不断的有人饿死,家里除了大儿子在县一中上学,吃国家供应粮外,还有7口人,包括爷爷的继母和继母生的一个妹妹。爷爷感到十分恐慌,压力很大。他一跺脚:“就是进班房,也要豁出去!我家一个也不能少!”他开始了偷偷摸摸地贩运。那时他只能在拾粪的背斗里放上货物,趁天黑到熟悉的山村,或出售或直接换成粮食。天亮前必须赶回家,因为早上还要出工下地呢!就这样他解决了家里连续几天断顿的情况,渐渐解决了全家的生计问题。情况好转后,爷爷每提起这一段都感到锥心的痛:“太难太难了……”但是他的“梦想”实现了——“家里一个也没少!”这是爷爷后半生骄傲的资本!他经常说:“要是当年死上一个,我怎么向列祖列宗交代啊!”

    凭借着走南闯北的见识,爷爷知道“死守农门”不会有出息,就决定供3个儿子读书,走出去,闯天下。说起供儿子读书,我爸、二爸、三爸就会眼圈发红。我爸上到初三时,学生的供应粮取消了,全家人吃一锅饭,只能勉强不饿肚子,要拿出几十斤粮食交到县一中食堂,是何等的困难,逼得农村学生大量退学。爷爷有坚定的信念,勒紧裤腰带,再难也不让我爸退学。天无绝人之路,政策突然宽松了一些,开放了集市,爷爷急不可待地干上了老本行,家境渐渐有了宽余,爸爸总算侥幸地读完了高中。随着情况的好转,爸爸的许多同学又陆续返校,但是低了一级,等他们高中毕业时,高校停止招生,使这些人与大学失之交臂。我爸能踏进大学校门,全靠爷爷坚定的信念,是爷爷成就了爸爸!

    此后,二爸、三爸也陆续上了中学,家里7口人就爷爷一个人下地挣工分。当时生产队是按工取酬。年终结算时,工分多少决定你家是余粮户还是超分户。余粮户除领足全家的口粮外,多出的工分还可以折算成钱。爷爷自然是超分户,只能领到部分口粮,其余的口粮要交钱购买。为此爷爷犯了难,戒掉抽了一辈子的旱烟,节衣缩食减少支出,即使过年也无荤腥,青黄不接的时候就真是度日如年了,借罢东家借西家,遭人白眼是常事。对此,村里人极不理解:几个儿子都能挣工分了,为什么自己苦死难死也不让孩子回来?还有说风凉话的:“咋的?想让儿子穿4个兜(指中山服),当干部吗?”队长更为反感,分粮时去晚了说:“下地的时候没人,分粮也没人吗?”去早了又说:“劳动的时候没人,分粮倒积极。”有一次队已排到跟前了,队长思忖了一下,说:“先把钱交了,以后别再欠了!”面对各种艰难、屈辱、白眼,爷爷都能泰然处之!他清楚,面对当时的状况,要实现心中的“盼头”,这些是免不了的,也是不得不忍受的。

    爷爷的人生,每个阶段都有明确的奋斗目标,一旦目标确立了,定是百折不回地往前走。至于艰难困苦,那就是他达到目标的必经之路。终于,爷爷的又一个梦想实现了:21世纪初,大儿子成了主任医师,二儿子、三儿子成了大学教授。一时卦台山下传出了“一门三教授”的佳话!

    爷爷尽管从一根扁担开始创业,一滴汗一滴血地支撑起了这个家,从艰难走向了兴旺,但他却是一个轻财重义之人。妈妈说过我一岁半时发生在老家的故事。当时爷爷抱着我,指着厅房供桌上的一只大花瓶,说它很值钱,是乾隆年间官窑的产品,太爷爷经商时顶欠账顶来的,原来是一对,还配有一个托盘4个茶盅。现在只剩这一只花瓶和两个茶盅了。那茶盅对着光,能清楚地透过盅壁看到里面朵朵盛开的菊花。正当妈妈举起茶盅看时,我一把夺了过去,妈妈生怕掉下去摔坏,情急之下厉声喊:“拿来!”我大哭,爷爷拍着我说:“让娃耍一阵嘛!”说时迟那时快,茶盅真的掉到了地上,刹那间成了三瓣!妈妈连急带气,面红耳赤。爷爷叹口气,对妈妈笑笑:“这种事就是娃娃干的,让你干你还不会……”

    如此豁达的爷爷,却和人打过一场出名的官司。那是新中国成立前爷爷的生意正红火的时候,天水城里一商户欠了爷爷一笔数目不小的钱,爷爷多次催要,对方不仅不还,还说了许多难听的话。爷爷一气之下,告到官府。此案事实清楚,证据齐全,不用调查很快就有了结论。判决那家限期立即还钱,没钱就把房子折价顶给爷爷。拿到判决书,爷爷总算出了口恶气。但是限期到了,还是没钱还他。回到家思前想后:那家人的几间屋子都住着人,把他们赶出去,我家又没人去住,卖出去吧,这种有是非的房子谁敢要?再说,有朝一日如果进了天水城,就有一个仇家等着……还是算了吧!他拿着判决书踏进那家大门,那家人个个满脸惊恐。爷爷举着判决书一字一顿地说:“我赢了官司就是赢了人,房子我不要了!你们手搭到腔(方言读康)子上慢慢想去!”爷爷豪迈地走了!然而世事难料,两年后新中国成立了,“土地改革”中,我家划为“中农”成分。爷爷庆幸地说:“要是当年把城里的房子要了,一个地主帽子就给我戴上了!”以后,他多次告诫儿孙,钱财乃身外之物,做人要把心放正,伏羲爷都看在眼里呢!

    每当一个儿子要离开家时,他都要郑重其事地告诫一番:“到外面别取不义之财,别占人家的便宜。对人能帮就帮,能让就让。在啥样的环境中,都要学本事,把自己的人活好,人家才能看得起你!只要把心放正,老天爷就会帮你!”可是,亲爱的爷爷还是走了,享年77岁。临终前,我怀着十二万分的不舍,含泪用录音机录下了爷爷的遗嘱,其中有一句:“千万别占便宜,人家把钱砸到你脚面上也不要拾!”当时我没能理解真意,近几年看到纷纷落马的贪官,才知道爷爷是让我们要经得住钱财的诱惑啊!“心放正”就是爷爷“立德树人”的朴素表达!爷爷只是一个农民,但是爷爷很伟大,他彻悟了人生的意义,言传身教让儿孙们懂得了做人的真谛,树立了几代人传承的淳厚家风。

     

    爷爷虽然去世了,但他淳朴厚道、吃苦耐劳的高尚品德,已深深印在了我们心里,成为取之不尽的精神财富。我爸、二爸、三爸在爷爷的教导下,亦如爷爷一样,都有明确的人生目标,为人忠厚诚实,更是有口皆碑!他们在学习工作中,全力拼搏,各自成为同行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我们孙辈5人也都传承和诠释了爷爷的家风,一位是“海归”,有突出的科研成果,入选中组部青年“千人计划”,三位获硕士文凭,一位获本科文凭。除了小妹还没结婚外,其他都已经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我们要把爷爷的故事经常讲给孩子们听,让爷爷的家风代代传下去!爷爷的在天之灵该有多么欣慰呀!


    摘自中国好家风文集《我家的故事》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