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文化网 目的地搜索
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家风家训家书 > 好家风:我家的故事
  • 陈秀云:大爱小善代代传

    2020-09-17

     

    陈秀云,江苏省儿童少年福利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曾任江苏省政府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江苏省妇女学会副会长。从事妇女儿童工作30多年,曾参与撰写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会议和全国妇联基层组织建设工作会议相关文件,参与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和江苏省委有关妇女儿童工作文件的研讨起草工作。撰写妇女参政等论文获得全国妇联一等奖。作为分管领导曾负责编辑出版《科学发展观与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现代化与妇女发展》《战略机遇期妇女发展与妇女工作》《警钟长鸣人更醒》等书籍。

     

     

    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爱是摸不到的感觉,爱是我们小小的心愿,希望你平安快乐永远,爱是仰着头的喜悦,爱是说不出的感谢,是每天多付出一点点儿。”每当听到这段歌词,我就会想起已经去世的离休干部老爸,想到了童年记忆中的妈妈经常让我们把自家的东西送给邻居的故事。如今,这段歌词所表达的“每天多付出一点点”,也成了我们这个大家庭每个成员的共同追求,就连5岁多的小外孙女也不例外。

    听爸爸讲那童年的故事——大爱于行

    2012年的冬天,82岁的父亲在弥留之际,还不忘对围着他的子女和孙辈们叮嘱着:“要记得共产党的恩,人要有大爱才活得有光彩。”我握着父亲被肺癌折磨得只剩下皮包骨的手,含泪点头答应,连妹妹家一岁多刚会说话走路的小外孙女蔓蔓也学着大人说“好”。我又想起了多年来老爸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人要学会感恩,我们家的人要有大爱之心,大爱于行就是爱党爱国。还想起了他经常给孩子们讲的那些过去的故事。

    那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旧中国,国难深重,人民遭殃。东北沦陷,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一个“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发出了抗击日寇、救我中华的强烈呼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960万平方公里的英雄土地上,抗日救亡的火焰熊熊燃烧。在这民族危亡的关头,陶行知先生亲自创办的淮安县新安小学的14名年仅十几岁的学生,积极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号召,在校长汪达之率领下,满怀爱国热忱,组成了新安旅行团。他们抱着“就是讨饭也要出去宣传抗日”的决心,踏上了宣传抗日救亡的征途。新安旅行团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宣传抗日救亡,得到了刘少奇、陈毅等同志的肯定。陈毅还亲自参加了新旅建团七周年纪念会,并在新安旅行团创办刊物上题词:“抗战事业应该让儿童参加,新四军愿意做儿童们的良友。”之后,新安旅行团在新四军军部和苏北区党委领导下,首先成立了盐阜区儿童团总部,并在各县建立了儿童团分部,具体指导各区、乡、村儿童团工作的开展。在我的老家——涟水县长蒲河也有了新安学校,培训儿童团的骨干。10岁的爸爸参加了儿童团,有了学习文化的机会,参加了戏剧表演、宣传演讲、扭秧歌、出板报等许多有意义的活动,他们还配合地方民兵组织站岗放哨、查路条、除奸捉特,帮助农民向地主算剥削账。有了这个基础,加上对革命的向往,于是爸爸成为新中国成立前参加革命工作的离休干部。

    父亲继续断断续续地说:是党和政府让我多活了40多年,你们要听党话,报党恩。是的,1970年,年仅39岁的爸爸被确诊为食道癌。我是老大,当时还不到18岁,最小的妹妹才3岁,面对5个尚未成年的孩子,爸爸妈妈每天都在偷偷地流泪,我也一下子长大了。我用自行车带着父亲到40里外的县城检查,陪爸爸去上海救治。党和政府给了我们家很多的关怀和帮助,公费让爸爸到上海手术治疗。之后,为了让爸爸安心养病,给爸爸提前办了离休并让才16岁的弟弟顶替上班。爸爸用感恩的心努力生活,竟然又健康地度过了42年。在这42年里,他一直是邻居亲友们的政治宣传员,是我们姐妹兄弟的政治把关人,因此,我曾经有过“先入党后结婚”的雄心壮志。当我成为省级优秀党员、各级先进工作者和全国先进工作者时,爸爸笑得最开心,还会情不自禁地到处“炫耀”。接他班的弟弟入党、获得县劳模和市“五一劳动奖章”时,父亲拿出自己的工资设立奖励基金,对子孙们进行各种奖励,要大家争先上进报效祖国。于是,在我们的大家庭中,爸爸的孙辈里优秀党员、先进获奖者和提拔升职者也几乎年年都有。父亲以儿女为荣,也会给儿孙们讲他童年的故事,还会深情地说,“党在我的心中播下了革命的火种,党指引我走上革命道路,党帮助我度过人生的死亡线。你们无论是党员干部还是专业技术人员,都要记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没有我们一家;我们全家要世世代代跟党走,听党话,报党恩!”

    把爱的传承作为家训——小善于心

    爸爸妈妈的言传身教让我们有了人生的正确追求。“口中有德,目中有人,心中有爱,行中有善”,是我们家的家风家训。

    记得童年时,我们家堂屋中最亮眼的就数那张我妈妈得的上面有省长惠浴宇手书体字样的大奖状。那时妈妈响应政府号召,放下自家孩子,承担起办村里托儿所的担子。从1958年下半年开始,为了支持妇女走出家门参加社会主义大生产,妈妈不分白天黑夜地为别人家孩子操心,于是,她成了省劳模,受到了省长的奖励和接见。在我们的幼小心灵中,有对妈妈不照顾我们的抱怨,也有对付出后获得荣誉的期盼。至今在我的感情深处,好像还是对小时候奶奶对我的照顾念念不忘,对奶奶的感情绝对超过了妈妈。但是,爸爸妈妈对我们童年志向的影响,就是努力上进,做有作为的人,为他人付出,做有善心的人,这也是深埋心底的自觉。

    20世纪80年代初,在苏北农村的一条河边,一个农村女在投河前大声哭泣,被路人发现并劝说她去找妇联伸冤。在县妇联工作的我接待了她,并为她的事操上了心。这是一起压力山大的妇女上访案,也是一起农村妇女深为绝望的伸冤案。这位准备投河自尽的妇女,嫁给心爱的丈夫快20年了,一心做支持丈夫的工作、任劳任怨的妻子,却被当上乡镇党委书记的丈夫因为在县城有了“小三”而抛弃,与她离了婚。由于丈夫的“权势关系”,法官帮助丈夫反复找这个不幸的妇女,劝她离婚,在她坚持不同意的情况下,这个习惯以丈夫为中心的妇女成了被告,落下了数个“不是”,成为婚姻破裂的责任承担方,不仅被宣判离婚,还被扫地出门。她无家可归,无生活来源,只能出了法院门就去寻死。

    在好心人的劝解下,这个妇女哭泣着来到了县妇联。我一时间义愤填膺,立即请缨为其伸冤。在县妇联领导协调争取下,我们还取得了县纪委的支持和参与。我们一起根据受害妇女提供的线索,开展了县内外的调查取证。我不顾孩子幼小,出差去外地,终于查到了那个书记带着“小三”在几百里外的医院生了孩子的事实,还说服了“小三”说出了真相,查出这位表面上正人君子的丈夫若干不正当行为。最后,法院改判了,县委和纪律检查委员会给这个曾经满身光环的乡镇党委书记以撤职处分。这位从死亡边缘回来的农村妇女的合法权益得到了维护,终于笑了。她把锦旗送到县妇联时,我抱着3岁的女儿激动地哭了。这是为自己的努力付出换来的成功喜极而泣。记得在县妇联不到8年的时间里,我参与了维护妇女权益的调查案件多起,我的家几乎成了来访妇女的客栈。女儿三四岁时,我在为来访妇女烧饭时,她就会坐在小板凳上有模有样地接待她们:孩子爸爸为什么会打你?你给他做好吃的了吗?做了他还打你,你就去大队妇联去告他……为他人付出、伸张正义是我家的家风家训。

    为他人去奉献,去做实实在在的事,这是我们这个大家庭每个成员的自觉行动。女儿在耳濡目染中一天天长大。五六岁时,她会带着比小她一两岁的表妹表弟去舅舅家旁边的敬老院,为老人做一些让他们开心的好事,比如为老人表演节目、扫地、系扣子让老人高兴。

    20世纪90年代,我调到了省妇联。当时的省妇联主任柏苏宁和分管领导洪天慧带着省妇联每个人,在苏北牵手一人帮扶一个困难孩子。我的女儿有了一个结对扶贫的金湖小姐姐,那几年,十来岁的她,只要自己有好吃的、好衣服和好的学习用品,一定要我也给姐姐寄一份。去了结对资助认下来的“姐姐”家,看到她没有书柜,女儿竟然要我把家里唯一的书柜送去。如今,已经是南京某高校宣传部副部长的女儿也有了孩子,她和女婿共同的愿望就是让孩子从小要学会关心他人、奉献爱心。因此,在我小外孙女出生4个月时,他们就在江苏省儿童少年基金会为她建立了个人爱心基金,引导她从小就用压岁钱去结对帮助困境中的小朋友。

    宋代包拯家训云:“后世子孙仕官,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不从吾志,非吾子孙。”在我们家,特别有趣的是,无论是外来的媳妇还是结缘的女婿,都有行小善于行、于心的自愿。已经快50岁的大弟媳妇是县志愿者协会的骨干成员,周末去敬老院做义工,经常参与捐赠,整日乐此不疲。我的女婿在企业工作,在上班路上开车时听了江苏音乐台广播音乐种子助学活动,主动去联系资助了两个孩子;女儿和同事一起到省儿基会找了结对帮助的孩子给予资助,于是,在江苏省儿基会捐赠名单上,能找到他们一家3个人的名字。尽管是不同的时间发生的不同的捐资项目,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我们这个家的成员,无论是血缘关系还是因姻缘走到一起的,都愿意从小善做起。这是大家的自觉行动,也是必须代代相传的家风。


    摘自中国好家风文集《我家的故事》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