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文化网 目的地搜索
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家风家训家书 > 好家风:我家的故事
  • 金勇:好风从家起 家风伴我行

    2020-09-16

     

    金勇,女,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文学博士,高级记者,19901992年曾任教于郑州大学中文系,1995年博士毕业后就职于中国妇女报社至今,先后担任记者、编辑、北京记者站站长,现为中国妇女报社副总编辑。获得过中国新闻奖、五四新闻奖、人民代表大会好新闻奖等奖项及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北京市“三八红旗手”等荣誉。

     

     

    点灯如豆,亲人围坐话家常的景象,已经淡去。岁月如织,家风的流淌更弥足珍贵。

    父亲寡言重行。妈妈对3个孩子的宠爱在亲戚圈里是出了名的,尤其对我这个唯一的女儿更是娇惯上了天。但惯常与之相伴的霸道、刁蛮、任性在我们3个孩子身上并不明显,相反,却因在20世纪80年代的小县城一家出了3个大学生而远近闻名。我们之所以没有被宠坏,与母亲秉持的良好家风与严格家教是分不开的。

    家俭则兴 人勤则健

    生活在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时代,几乎没挨过打的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妈妈珍爱的孩子,应比哥哥弟弟对妈妈多一份爱的责任,因为妈妈曾一遍一遍地告诉我:生我之前,每当看到别人家母女在一起缝被子的场景,她都会躲进房间偷偷哭一场。有了我,她喜极而泣,觉得自己在世上终于有了“亲人”,曾经残缺的情感终于有了寄托。即便这样,妈妈对我仍是厚爱与严管相结合。

    爸爸当年是公社书记。从小生活在公社大院的我们,不用下地干活儿就可以有吃有喝,记忆最深的儿时劳动场景都是妈妈“人为”制造出来的。除家里大人干家务外,从记事起,妈妈就带着我们回农村老家下地干活儿,草、拾花生、捡树叶,凡是当时农村小伙伴会干的,她要求我们都要会干。

    上学后,当时农村放的是春假和秋假,对应的季节是麦收和秋收。本可以享受一下清闲的我们,每个假期都被母亲安排到不同的生产队去挣工分,割麦子、掰玉米、拔花生,什么活儿都干。当我们一个个黑不溜秋地回来,带点炫耀地告诉她今天挣了几个工分时,妈妈对我们的赞赏总是如滔滔江河,从不吝啬。

    尽管我们挣的工分从来没有从生产队领过一粒粮食,但获得了农人生活的真切体验。我们知道了自己吃的白馍馍是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的,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明白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有付出才会有回报。自此,俭朴、勤奋的家风一直延续到我们3个人后来的学习、工作与个人的小家庭中。

    不贪财 祸不来

    在我们兄妹三个中,哥哥是最有故事的人。有一年秋假,已经上初中的他被妈妈送到附近林场“劳动改造”,并给他交足了生活费,言下之意不能让孩子光带着嘴去,占了公家的便宜。几天后,我们一帮小孩儿就接到了哥哥捎来的口信儿:林场太好玩了,快来找我。结果我哥哥接待了一拨儿又一拨儿,只要好朋友去,他就带着大家摘果子,拔花生,捞鱼摸虾,吃饭时还会特意叮嘱林场厨师炒个鸡蛋。快活的日子没过多久,话就传到了爸爸妈妈耳朵里,他们俩二话没说,带上全家的生活费就上路赶去林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妈妈发那么大的火儿,平时吊儿郎当的哥哥吓得面如土色,我和弟弟吓得哆嗦着替他求情:哥哥以后再也不会占公家便宜了!从此,不仅是哥哥,我和弟弟也都记住了这句话。

    等我们长大了,才听妈妈说,那时爸爸每年手头都有很多的扶贫款、工程款,求爸爸的人自然特别多。现在想来,爸爸当个公社书记在当地算是“高干”了。我对爸爸这个“高干”带来的好处唯一的记忆是,有一次爸爸挖河回来带回一个大瓷脸盆,只听他兴奋地对妈妈说:“这个瓷盆是我的奖品,特别好,将来给女儿留着做嫁妆吧。”直到今天,家里还留着那个瓷盆。每当说起这些,妈妈总是很知足地说:“不贪财,祸不来;贪一时,毁一生。”这些言传身教让我受益终身,半生走来,靠本事吃饭,从不想占公家和别人一点儿便宜,真朋友越来越多,腰板也越活越直。

    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

    如果问我最佩服妈妈什么,那就是她的好人缘儿。妈妈这辈子,从乡村到县城,从省城到京城,再从北方到南方,已经80岁的她生存空间地域跨度之大,年轻人都很难适应,但她却都应对自如,到哪儿都有一堆好朋友,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

    弟弟很小时,家里在附近找了一个人帮忙,我们都喊她姥姥,老人很年轻就开始守寡,只有一个女儿,已经出嫁。弟弟白天被送去,晚上再接回家。有一次,妈妈花钱买了几只小鸡仔送到姥姥家,在经过弟弟土埋、水淹、嘴啃等花样折磨后,居然有一只小鸡坚强地活了下来,最终长成了一只漂亮的小母鸡!看我们喜欢,姥姥在小母鸡刚会下蛋时就送到了我们家,从此这只勤奋的小母鸡每天都会下一个鸡蛋,让我们三个着实兴奋了很长时间。等我们新鲜劲儿过了,妈妈把我们叫到跟前说:这只小鸡是姥姥养大的,姥姥和它也很有感情,我们应该把它还回去,让姥姥也尝尝它的劳动成果。我们依依不舍地把小母鸡送了回去。但没过两天,姥姥伤心地告诉我们:小母鸡被人偷走了。姥姥从此非常自责,见了妈妈总要说对不起。为了宽姥姥的心,妈妈竟自学成才孵出一窝小鸡,从此,姥姥家和我们家到处都是小鸡仔,我至今都忘不了姥姥脸上那久违的开心的笑。

    妈妈教育我们也很有一套办法,因人施教,百发百中。对调皮的哥哥和弟弟,她会“恩威并施”;对自尊心比较强的我,她采取的是“点燃正能量,引爆小宇宙”。每当听到妈妈在别人面前夸我,心里总是犯嘀咕:我有那么好吗?现实中就会努力朝着她夸奖中的“我”迈进,后来这也成了我教育儿子的一大法宝。

    妈妈传下来的这些家风家教,虽然不成文,却早已成为我们日常生活行为规范的有机部分,深深刻入我们的脑海,润物细无声地浸入我们的心灵!

     

    摘自中国好家风文集《我家的故事》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