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文化网 目的地搜索
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家风家训家书 > 好家风:我家的故事
  • 刘萍:最好的家教, 是成为孩子的榜样

    2020-09-07

     

     

    刘萍,资深出版及媒体人,副编审,婚姻家庭指导师。1993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2015年8月—2017年4月在中国科学院心理所婚姻家庭专业研究生班学习;2017年9月—2018年10月在包子堂跟随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包政老师学习营销管理。现任中国妇女杂志社副总编,兼《婚姻与家庭》杂志社总编,华坤女性生活调查中心理事长,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理事。人物传记代表作《大众哲学家艾思奇及其非哲学波折》,著有个人作品集《伊人味道》,曾主编《幸福婚姻“熬”出来》《爱让我们一夜长大》《这样做父母就对了》《只想和你好好生活》等多本畅销书,采写文章《两个理想主义者的雪山之恋》获全国妇女报刊好作品评选一等奖。

     

    家,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出处,无论走到哪里,一言一行无不带着家庭的烙印。家,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去处,长大了就会和所爱的人组建一个新的家庭,为下一代的成长打下生命的底色。

    我从事婚姻家庭工作已经整整20个年头了,采访的、编辑的、剖析的都是别人的家庭。第一次认真地回忆与梳理我自己的家庭故事,是4年前在中科院学习心理学研究生课程的时候。老师在课上带着我们画出原生家庭的谱系图,让我们分析自己对原生家庭的认识以及在原生家庭成长过程中所累积的心理资源。不惑之年的我,第一次从专业的角度看到自己是从何处而来,看到我为什么会成为今天的我。那个时候我才发现,爸爸是生命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人。

    父母是我最好的榜样

    爸爸是20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从河北农村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但是毕业后,知识分子不吃香成了臭老九,酷爱理论研究的他被分配到山西大同的煤矿挖煤。个人的命运总是会被时代的洪流所裹胁,但老爸显然不是那种会随波逐流的人。凭着自己的努力,他用近30年的时间,一步步从挖煤工人成了中学政治课教师、宣传部干事,直到最后走上这家大型国有企业党委书记的领导岗位。

    几十年在煤矿摸爬滚打,爸爸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用他的话说:并没有管我们太多,但他对我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我小的时候,因为他在矿上上班,一个星期才回一次家,那时还没有双休日,所以爸爸在家里只能待一天。我总是盼着周末早点到,爸爸就可以回家了,而最开心的事,就是爸爸在阳光正好的午后用自行车一前一后带着我和哥哥去逛书店。买书、看书好像是爸爸唯一的业余爱好,而小孩子是肯定不会爱去书店的,但因为能和爸爸在一起,书店成了我记忆中一个温暖的地方。

    长大后,我也有了和爸爸一样的习惯,没事儿就得去逛一逛书店,即使一本书都不买,精神上好像都会很满足。

    家里住的是日本人留下的红漆地板房,只有十几平方米,一张双人床和一张单人床拼在一起睡,我们四口人住在这里。空的地方刚好放一张五斗橱,这也是爸爸的书桌,记得他常常趴在那里写材料,脚都不知往哪里搁。但我们家的书、报到处都是,废旧的,爸爸也不让处理,捆扎起来放到角落里。爸爸常跟我们说:“你爷爷虽然没读过书,但他对文字非常敬畏,看到地上有字的纸都一定要捡起来。”

    记忆里上小学之后,我和哥哥就已经有满柜子的儿童读物了,有《儿童时代》《少年文艺》《儿童文学》等杂志,也有《吹牛大王历险记》这样的经典作品。放了寒暑假,我和哥哥自己待在家里,爸爸妈妈把门一反锁,我们就在家看书。我常常看到一站起来都要头晕的地步。大量的阅读,培养了我的语感。后来我的语文成绩一直遥遥领先,作文常常成为老师表扬的范文,也就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了。我所在的中学理科教学水平比文科高。高中分班时,为了考上更好的大学,老师动员我选择了理科,但大学毕业后我还是从事了自己所喜爱的文字工作。不能不感慨,家庭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太大了,童年种下的种子终归有一天要生根发芽。

    随着爸爸的事业不断上升,他从矿上调回了局里,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但爸爸的时间仍然不属于我们,不属于家庭。常常有人不请自来,家里门庭若市,刚走一拨又来一拨。这些人大多是求爸爸来办事的。爸爸的原则是:只要是老百姓的事情,该办的一定要办;如果是为自己跑官要官的,对不起,门儿都没有。周末的时候,爸爸还会带着我出去逛一逛,但他除了买书,还多了一项任务,就是去走街串巷,看看哪条路该修了,这一片应该怎么规划。爸爸在任期内做了很多利民工程。他说:当官的就得为老百姓办事情,不可以老想着为自己谋私利。

    说实话,自从爸爸调回局里任领导的那些年,我一直生活在爸爸的光环之下,整个学校里,老师同学没有不认识我的。换了其他人,也许会骄傲,或者扬扬得意,但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反而总是担心别人知道我爸爸是谁。我在日记里写:“他是他,我是我,不要把我和他扯在一起。”我像鸵鸟一样把头扎进沙堆里,自欺欺人地假装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我努力学习,力争优秀。我不想让人说:“看,当官家的孩子学习都那么差。”

    但命运也曾捉弄我,小升初那年,成绩一直很好的我竟然因为1分之差与重点初中失之交臂。后来才知道,因为与附近的学校交叉判卷,我们那所小学的作文分数被故意压低了很多分。不过,重点中学的校长是爸爸的下属,打个招呼就能让我很轻易地进重点中学。但倔强的我,有超强的自尊心,当时死活不同意去重点中学,我不想让别人指着我说:“是因为她的爸爸,她才进了重点中学。”没想到最后,爸爸妈妈居然也尊重了我这个11岁小姑娘的想法,由着我去了一所普通的中学。在那所学校,我度过了非常快乐的初中三年,最后凭自己的努力考进了重点高中。

    现在想来,一方面是性格使然,另一方面也是爸爸给我的教育使然。因为爸爸没有趋炎附势去攀过什么样的高枝儿,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他也一直告诉我和哥哥:“你们要凭自己的本事吃饭。”从那时起,“一定要优秀”就成为我的人生信条。我一直成绩出色,大学考上了爸爸的母校,和他学了相同的专业。

    那个时期,社会上很流行学金融、学会计,但爸爸却建议我学哲学。他说:“学一学哲学,终身受益。”他自己就是一个例子。虽然毕业后没有从事理论研究,但爸爸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来指导工作实践,并且勤于思考,善于总结,不但取得了出色的工作成绩,还写出了厚厚的一本书——《我的挖煤哲学》。

    爸爸是我的榜样,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非常高大,他说的话我没有丝毫的怀疑,于是在1989年的秋天,我成为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为数不多的3个以哲学系为第一志愿的学生。那是一个改革开放成果初显、经济蓬勃发展的时代,哲学这样一个有些过时的、离钱很远的专业已经备受冷落。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我并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虽然4年理论课学得懵懵懂懂,黑格尔、费尔巴哈的名字也在毕业多年之后渐渐淡出了我的视野,但我通过学习哲学专业,的确收获了很多可贵的东西:既包括清晰的逻辑思维、辩证看问题的角度、对人生问题的好奇与探寻,也包括一份人文关怀和对生命的敬畏。

    爸爸是我人生航程中的灯塔,我也算是延续了爸爸的专业。爸爸的人生和我的人生隔着时空能够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这个点上交叉,这是我们作为父女今生的缘分,也让我们的生命由此联结得更加紧密。

    如今已经近80岁的老父亲,仍然戴着老花眼镜,每日坐在电脑前查资料、记笔记,修改他的著作。退休后,他终于有机会回到他热爱的哲学理论研究上,一本30多万字的《差异论》,他写了好几年,现在已经改到第四遍了。爸爸曾经把手稿发到我的邮箱里,谦虚地让我提意见。我一是工作忙,二是真没有耐心去读理论,一直都没有看过这些书稿。爸爸没有怪我,但我的心是愧疚的,尤其是当他指着满满几大柜子的书对我说:“这些将来都留给你。”我笑着回他:“谁还看你这些发黄的理论书啊。”但我知道,爸爸是把我当成了可以读懂他的人,当成了可以传承他生命的人。

    说了这么多,还没提到我的妈妈。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但因为家贫没有上大学。刚和爸爸结婚的时候,他们两地分居,在我不到1岁的时候,妈妈带着我和大我3岁的哥哥去山西与爸爸团聚。

    妈妈在一所小学里当教师。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家里的事情都是妈妈一个人扛着。早上妈妈用自行车驮着我和哥哥,先把哥哥送到幼儿园,再把不到1岁的我送到一个人家里照看,然后她才能去上班。晚上她下了班,再一个一个地把我们接回来。然后还要劈柴打炭做饭。

    因为家里的事指望不上爸爸,所以妈妈在家里独当一面,练就了一身的本事,园里种着菜,棚里养着鸡,家里什么东西坏了她都能自己鼓弄好。其实在妈妈的性格中有比较男人的一面,工作能力也特别强,没那么多婆婆妈妈的事,性格豪爽、大方,不计较。但妈妈为支持爸爸的事业,自己牺牲很多,一直安心照顾家里。等我们长大后,我和哥哥常跟老爸开玩笑,说他耽误了妈妈,如果不是嫁给他,妈妈一定也是一个可以干出一番事业的女强人。

    爸爸妈妈的感情很好,在我记忆中从来没听到过他们吵架,即使在一些事情上有争执,也总是会先有一个人服软不吭气。爸爸妈妈给我们创造了一个可以安心学习的良好的成长环境。虽然在学业上没有管我们太多,但他们用自己的行动为我们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何其幸也,以前我以为所有的家庭都是这样积极乐观和谐幸福的,长大之后才了解到并不是每个家庭都如此。

    如今从专业的角度再去分析爸爸妈妈对我的影响,我发现他们也许无意中找到了教育的真谛:其实父母对孩子最好的教育,首先是把自己做好。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比为孩子做什么更重要。想让孩子做到的事情,父母自己先要做到。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榜样。

    做一个成长型的妈妈

    多年以后,当我也为人妻为人母,当我的家庭也成为孩子的原生家庭时,一开始其实我做得并不好。但幸运的是,我所从事的工作与婚姻家庭有关,公私兼顾的福利让我有不断成长的机会,也可以更多地从专业的角度去反思自己的做法并及时修正。

    说起来,我养育女儿的过程其实还是有颇多波折的。

    第一个考验来自2007年10月,女儿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本以为幼小衔接顺利过渡,开学一个月后,女儿却突然不想去上学了。刚开始的时候,她说是因为肚子疼。我带她去医院,医生诊断为轻度胃炎。我松了一口气:这样的病,也不至于上不了学呀。

    但接下来的日子,女儿开始一起床就哼哼唧唧地不想去学校,她越哼唧,我越来气,一个学生怎么能不去上学?磨破嘴皮子好不容易哄到学校门口,女儿开始哭闹,扯着我的衣服不肯进去。我很生气,一味地责怪女儿不懂事。早上7点,是学校门口人最多的时候,我们母女俩每天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撕扯着……

    然而,我并没能把她成功地带进学校。那个时候的我,心情烦躁而焦虑,担心她不去上学,功课跟不上;想着单位还有很多事,我不能迟到。目的就是赶紧把她送进学校,却忽略了孩子的感受和需要,也没有耐心去探究女儿不想去上学背后的真正原因。

    事情的发展,当然是越来越糟糕。好在我有读书和学习的习惯,无奈之下,我买来儿童心理治疗的书自己研究,并向一些心理咨询师求助。多方咨询后,一位老师通过角色扮演和做游戏的咨询技术,终于帮我找到了女儿的心结。原来孩子不愿意上学是不愿意离开我,担心我出车祸。看来是我那段时间经常出差,给孩子带来了不安全感,导致了孩子的问题。

    其实所有孩子问题行为的背后,都有着他们无法言说的恐惧或需求。只是父母,一看到孩子不符合我们的期待,就收回对他们的爱与耐心,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去应对,使得一些小问题也被扩大和强化。

    咨询师用一些技术方法处理了女儿的恐惧,我也用更大的耐心来帮助女儿建立安全感。那段时间,女儿变得非常黏我,只要不在我身边,就要不停地给我打电话。我告诉自己:无论我再忙,即使在开会,也一定要接她的每一个电话,不训斥不敷衍,耐心听她把话说完。

    无条件的爱是一切问题的答案,当我开始看见孩子的需求,女儿的问题竟然一点点消失了。一个月后,女儿终于重新回到了课堂,那个学期期末竟然还拿到双百的优异成绩。

    大学里曾经学过一点儿心理学,因为女儿不想上学这件事,原本就对心理学感兴趣的我,从此开始更加系统地学习这门学科。并且把心理学的内容引入我所供职的杂志,因为我知道,孩子的问题暴露出父母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有很多知识上的误区,父母需要先自我学习和成长,才能把孩子教育好。

    把孩子看作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倾听他的感受,尊重他的选择,不以成绩评判孩子,把学习的主动权交还给孩子,这是我在后来几年的学习过程中逐步形成的教育理念。在这样的理念指导下,我的女儿,那个曾经不爱上学的小女孩,小学毕业的时候当上了学校的大队长,还取得了北京市“三好学生”的荣誉。

    下面是我在女儿毕业时写给她的信。

     

    亲爱的女儿:

    今天是你小学的毕业典礼。

    还记得你穿着校服第一天去上学的情景吗?妈妈给你拍了一张照片,大大的书包,小小的人儿,在阳光下笑得灿烂。日子过得怎么这么快,一晃6年就过去了。校服变短了,变小了,你也长高了,长胖了。更重要的是,在这6年里,你的生活是那么丰富而精彩,你用自己的努力为小学生活描绘出一幅美丽的图画。

    无论是主持升旗仪式,还是参加艺术节;无论是跳啦啦操,还是加入管乐团;无论是当上红通社小记者,还是和男生一起打篮球,校园的每一个舞台都有你的身影,班里的每一个活动你都会积极响应。妈妈告诉你,女儿,这都是你的财富。其实,输赢不重要,完美也不必追求,在你这么好的人生阶段,有的是尝试的机会,你只管去体验、去参与。

    出色的你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喜爱,但你千万不要忘了在毕业的时候,向每一位帮助过你的老师说一声“谢谢”,向每一位关心过你的同学送上笑脸。是他们,让你的世界充满了爱与温暖。多年以后,你也许会忘了他们的名字,但这些美丽的回忆却会铺就你人生的底色,让你永远乐观而坚强。

    马上就要升入初中了,一个新的更广阔的世界将在你面前打开。新的老师、新的同学、新的环境、新的知识,也许开始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点点不适应,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想想小学阶段,其实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成绩总有起起落落,免不了会被老师批评,和同学闹个别扭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再长的隧道,只要你坚持一直走,也会重新看见天日。

    因为,这本来就是生活的真实面目。每个人,都有得意的时候,有失意的时候;有高兴的时候,有悲伤的时候。只要心中有美好的信念,人生有远大的理想,一切都是小意思啦。

    另外,初中的学习会比小学增加一些难度,需要你探索总结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态度比成绩更重要。妈妈不要求你成绩一定要比别人好,只希望你能像在小学里一样,多参加一些活动,多涉猎一些知识,打开视野,锻炼能力,增长才干。

    最后再说一点,别嫌你老妈啰唆啊。上初中,你也到了青春期了,也许会开始有心里的小秘密,会喜欢上某个男孩子,也会被男孩子喜欢。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如果愿意的话,妈妈永远是你最忠实的听众,帮你拿拿主意,出出点子。男女同学只要正常地交往,别急着在青涩的年龄早早地结恋爱的果子,这些经历将来都会是美好的回忆。而且女孩子,一定要自尊稳重,懂得保护自己,才不会被男孩子看轻,也才会在合适的年龄收获成熟的爱情。吹个牛,你妈妈是研究爱情的专家,有问题欢迎你来垂询哟。

    好了,说得太多了。爸爸妈妈,祝贺我们的女儿小学顺利毕业,并且能够进入自己喜欢的中学。接下来,就看你的了。美好的新生活在向你招手呢!姑娘,尽力就好!爸爸妈妈永远是你的朋友,是你坚强的后盾。

    无论你怎样,我们都爱你。

    爸爸妈妈

    2013年6月4日

     

    有亲朋好友看了这封信,都羡慕我和女儿无话不谈的亲子关系,也佩服我淡定从容的心态。但这样的好心态不是我本来就有的,内心深处我自己知道,这是在多年的心理学学习过程中一点点形成的。

    如果你以为从此一帆风顺,女儿自会茁壮成长,那就错了。生活的考验总会一个接着一个,养育孩子的过程也绝不是一劳永逸,而父母必须成为孩子最坚强的后盾。

    女儿初二的时候,有了想出国读高中的想法。当时老公不太同意,家里的老人也都持反对意见。但是我了解女儿,她是个有想法的孩子。我告诉她:“如果想出国,就得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去学托福,在一年内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这种生活是很辛苦的。”女儿说:“为了自己的梦想,愿意吃苦。”于是我选择先支持女儿,看看她能不能坚持。

    那一年,女儿真的是拿出了从未有过的学习劲头,托福成绩也提高得很快。看女儿当了真,我和她爸爸也只好一步步认真地开始考虑她出国读书的计划。一年后,女儿被好几所美国私立高中录取,她选择了一所自认为还比较满意的学校。

    但是雄心勃勃自己主动要求去美国读高中的女儿,在出国一个月后又出了状况。那所学校因为是第一次招中国学生,全校只有两个中国人,喜欢交朋友的女儿在跟我视频时,带着哭腔:“妈妈,我很孤独,我不喜欢这个学校,我不喜欢这个寄宿家庭,我想回国。”

    听了女儿的话,我的心一个激灵:难道9年前女儿不愿上学的那一幕又来了吗?但我告诉自己,就算历史重演,我也一定会比9年前更强大,这么多年的心理学不能白学。

    于是每一次女儿向我哭诉时,我都会耐心地听着,并不时回应她的感受,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所有的大道理和劝说都是没有用的。每次通话最后,我都会对女儿说:“宝贝儿,是否回国,你自己要想好,但是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爸爸妈妈都支持你。”

    当我可以一次次心平气和地对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时,女儿也渐渐回归理性,几天后她打电话给我:“妈妈,我想好了,出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跪着也要把这条路走完。”

    听到女儿的这句话,我泪流满面。其实孩子远比我们想象中要成熟,他们所需要的,就是父母的理解与支持。当孩子遇到问题时,父母无条件地支持与包容真的可以带给他们巨大的勇气和力量。

    那之后女儿克服了独在异乡的孤独,没有找中介,完全自己独立重新申请了自己喜欢的学校,并被梦想中的寄宿高中录取。后来,她把这段经历写成了一篇文章,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最终都会成为这一辈子最最宝贵的财富。

    这句话何尝不是我的心声?养育孩子过程中所有的磕磕绊绊,都是父母和孩子一起成长的机会。经由这些功课,我和女儿的关系无比亲密,她会和我分享很多小秘密,也会跟我分享她的喜怒哀乐。虽然我们远隔万里,但心理的距离无比亲密。女儿说:有你这样的妈妈,我真幸运。有些朋友家里也有与女儿同龄的孩子,他们都在为孩子青春期的叛逆而伤脑筋,对我和女儿的关系无比羡慕。

    反思我教育女儿的点点滴滴,再回想自己的成长过程,我觉得父母所能给孩子营造的家庭氛围真的非常重要。我记得看过一个比喻,家庭是鱼缸,孩子是鱼,家庭环境就是水,水质好坏可以决定鱼的生死,家庭环境也可以决定一个孩子能否健康成长。

    我之所以在工作生活中遇到问题时,能够用积极的态度去面对,以努力学习、提升自己的方式去解决,其中的这份力量与笃定,正是我的父母教会我的。而我也希望能够通过女儿把这种积极乐观、自立自信的生命底色一代代传承下去。



    摘自中国好家风文集《我家的故事》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