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文化网 目的地搜索
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家风家训家书 > 56个民族儿女共话好家风
  • 夏米力·夏克尔(乌孜别克族):珍贵家训代代传

    2020-11-20

     

    夏米力·夏克尔,军旅声乐表演艺术家、词曲作家、主持人、新疆军区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员。从艺40多年,创作并演唱了《精彩新时代》《中国梦照耀新疆》等400多首原创歌曲,发行11张个人专辑。有《天山歌声》一书出版。在全军全国比赛会演中多次分别获得演唱、创作、主持一等奖、金奖,“五个一工程奖”,第2、第3、第4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最佳表演奖三连冠。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8次。荣获第七届“中国十大杰出志愿者”“中华英杰”等光荣称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委员、新疆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新疆声乐学会会长、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会员、中国文化促进会主席团荣誉会员、中国男高音民族唱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客座教授、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以及新疆首任爱心慈善大使、诚信大使、“希望工程”形象大使等多种兼职。

    “最伟大的力量,就是同心合力。”这是爸妈给我们讲得最多的一句乌孜别克族谚语。
     

    19591225日,我出生在新疆奇台县。父亲夏克尔是乌孜别克族,母亲玉斯南姆是维吾尔族。家里七个孩子,我排老四。

    也许是因为乌孜别克与维吾尔两个民族在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等方面大同小异的原因,加之老家奇台的大部分邻居都是维吾尔族,所以我们在家里一直都很自然地用维吾尔语进行交流。

    刚满6岁时,爸妈就把我送到了汉语学校。当时,我一句汉语也听不懂,上课下课都是跟着同桌马建新同学,老师在黑板上写什么,我就抄下什么,反复抄写,反复练习,非常刻苦。一个学期过去,到了年底,我这个全校唯一的乌孜别克族学生,不仅背诵课文全班第一,其他课成绩也很优秀。我的进步让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吃惊。

    197612月,正在奇台县读高中的我应征入伍,成为新疆军区某部的侦察兵,先后担任过连队文书、火箭炮连排长、师直侦察连副指导员、指导员等职务。同时,由于我有一定的文艺特长,很快成为一名深受欢迎的部队文艺骨干。1979年,我创作演唱了自己的处女作《我是连队的歌唱家》,获全军战士文艺会演创作、演唱两个一等奖。198412月,我被调到新疆军区文工团,成为一名专业演员,除在舞台上担任独唱、主持人等角色外,我担任了团党委常委、副团长等职务,并有专业技术三级职称,享受副军职待遇。文工团成了我施展才华,成长进步,为兵歌唱、为人民服务的美丽舞台。

    在三十多年时间里,我创作并演唱了《我的歌》《我的热瓦普》《周末晚会》《阿拉山口》《有那么一个地方》《神仙湾的士兵》《走边关》《二道桥子》《歌舞之乡》《新疆人》《卡德尔的日记》《库尔班大叔我们怀念你》《民族团结一家亲》《中国梦照耀新疆》《精彩新时代》等汉语、维吾尔语和乌孜别克语歌曲400多首。在中国唱片、杰盛唱片等公司发行个人专辑11张,在北京、新疆、四川等多地举办个人作品演唱会,2010年在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天山歌声——夏米力·夏克尔创作歌曲集》一书。数十次在全军全国获大奖。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八次。自1989年起,在京参加双拥晚会、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晚会、庆祝建党九十周年晚会等重大演出,多次受到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留下了许多珍贵的照片。

    我家7个兄妹,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其中五人读了大学,两人读完高中,都有自己的工作岗位,都是祖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这要感谢党的民族政策的温暖阳光,感恩单位和领导对我们的信任与培养,更要感谢和铭记父母的有关良好家风的“警世通言”。

    一、学文化、学知识,将来肯定有出息

    记得自我懂事起,听父母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你们要好好学文化、学知识,长大才会有出息。父亲经常自豪地说,我们乌孜别克族最重视对孩子的文化知识教育,所以在乌孜别克族里从事教育工作的人就特别多。知识给人智慧,让人少走弯路;有知识的人才会成为社会有用人才,才会受到尊重。父母亲都在国营单位上班。说起那个年代轰轰烈烈的“大跃进”运动,父母说那时候很忙碌很劳累是真的,但是无论多忙多累,他们都要抽出时间看书读报、学毛主席语录、学汉语,一直感觉很快乐、很充实。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父亲养成了写工作日记的好习惯,把每天工作中遇到的技术难题、解决的办法等都用日记的方式认真地记下来。1975年父亲去世,留下了厚厚十本珍贵的工作日记和讲课教案。我还记得父母每天和我们聊学校的事,检查作业,查阅考试成绩。优秀了就表扬鼓励,退步了就被开小灶补课加油。父母从来不当面训斥,也从来不搞物质奖励。所以我们家七个孩子,没有一个不上学或半路辍学的。不仅如此,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个个一路小跑学有所获,个个事业顺利家庭幸福。

    我感谢父母让我们从幼年起就懂得学习的重要和知识的可贵。就我个人而言,由于我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在汉语学校学习,学习成绩又一直在班里保持领先,所以入伍后我很快就担任了连队的文书。工作中我坚持学习不放松,提高写作能力,背记唐诗宋词,练习钢笔字、毛笔字、粉笔字等,较好地完成了连里全年教育计划、训练计划、工作总结以及各种上呈报告的案牍工作,不仅提高了自己的公文写作水平,更提高了文学写作能力,为我走上歌曲创作之路打下了基础。1984我被调到了新疆军区文工团,从一名战士歌手成为一名专业演员。1995年,我以国家二级演员身份走进了解放军艺术学院,成为李双江教授的第一位新疆籍少数民族学生。几年的大学生活让我丰富了知识,开阔了眼界,提高了艺术表演技能。毕业后,我谢绝了在京文艺单位的挽留,毅然回到故乡,回到为边防官兵和各族人民演唱的舞台。此后我创作并演唱了大量以边关情、家乡美为主题的各族军民喜爱的优秀作品,成为新疆军区文工团六十多年历史中唯一一位能写汉语歌词的少数民族演员,成为歌唱演员中写下400多首词曲作品并多次举办作品演唱会的第一人。著名文学家阎肃曾有题词:“夏米力是文艺五项全能演员,即作词、作曲、演唱、主持、译配民歌,这是他多年历练的结果,更是为兵服务,为各族人民服务的最佳技能。”

    二、说实话,讲诚信,老老实实做好人

    在这方面,父母亲是我们最好的榜样、最好的老师。在“文化大革命”中,父亲因为在中苏友好时期与来疆进行业务指导的苏联专家有过几次交流,被造反派以“里通外国”的罪名关押起来。他们还有人动员父亲说假话做伪证,许诺说了做了就立刻放回家。我爸坚定地告诉造反派:“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我出生在中国新疆,我热爱我的祖国,我为我是中国人而自豪和骄傲。”有些老同事、老朋友出于同情,也劝父亲顺着造反派的意思来,父亲一一谢绝了他们的好意,他说:“我们乌孜别克家族没有说假话的传统,我就是死了也不说假话。我从来没有去过苏联,没见过苏联怎么样,我没向苏联专家出卖过技术,我只知道我们全家老小都是中国人,我们一直生长、生活在中国,我们很幸福、很幸福。”

    小时候,母亲无数次把父亲的上述遭遇和表现讲给我们听,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你们的父亲是好样的,是不说假话的共产党员。你们不要因为父亲被造反派关押就抬不起头,而是要为有这样一个硬骨头爸爸挺起胸膛。要相信你们的父亲是一位好党员,他热爱祖国热爱党。他不为解救自己而做假证诬陷别人,他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诚信相待也是我家家风。父母常说:“家因诚信而和睦,事因诚信而兴旺,国因诚信而强盛。”因此,教育我们无论是在家对待家人,在外对待朋友,还是在学校对待同学老师,在单位对待领导同事,都要做到以真对真,以诚对诚,真诚相待,这样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人们的尊重和信赖。妈妈常给我们讲“狼来了”的故事,启迪我们说:“一个经常说假话、满嘴跑火车的人,不会有人同他交朋友,他是自毁前程,最后只能以后悔告终。”

    在父母的教育下,牢记家训遵从家训,成为我的自觉行动。自2000年起,我制订了“夏米力边关行”十年计划,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如今我每年冬季都要利用全团休假的机会,独自前往边防部队进行慰问,已连续坚持了16年,行程7万公里。举办边防连演唱会180多场,座谈会90多场,赠送个人专辑3万多张,用实际行动实现了自己“为兵服务”的诺言。由于长期宣传诚信理念,弘扬诚信文化,2002年,我当选了自治区第一个“诚信形象大使”。

    三、尊老爱幼,互帮互助

    在老家奇台,我们算是个大家族,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七大姑八大姨加上我们兄妹七人,到了节假日或是谁家有婚丧嫁娶的事,一下子就能集合起百八十号人。父母一直教育我们要尊老爱幼,互帮互助,从生活的细微处开始培养我们良好的尊敬长辈、助人为乐的习惯。比如,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场合,只要见到年长于己的人都要主动问好,祝福健康平安;对老人要有敬畏之心,要礼让三分;不能在长辈面前抽烟、喝酒、说脏话,对年幼的儿童要关爱,当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要全力去帮助;等等。周末,父母会让我们去缺少劳动力的人家挑水、扫院子;下了雪,我们不等父母指派就会很自觉地先去给邻居老人家扫雪,给他们送煤,送柴火。这种家风不仅培养了我们善良的心态,更让我们从小就体会到用爱心帮助和温暖他人是人生的一大幸福。

    一切习惯都是从小养成,而父母既是我们最好的老师又是我们最好的榜样。我们从未听父母吵过嘴,红过脸,我们兄妹几个不仅对父母很孝顺,彼此间也特别亲,大的护着小的,小的又尊重大的,形成了特别友爱和谐的家风。吃饭时没人抢位置,没人大声说话,大哥哥们总是把妈妈盛好的饭先放到我们面前,上学时哥哥们总是牵着我们的手一起进校门又一起回家。左邻右舍都夸奖我们家孩子懂事,有礼貌,有教养。虽然7个孩子有6个是男孩,却从来没有哪个打过架骂过人。尊老爱幼、互帮互助的家风深深印刻在我们的脑海中,无论是在学校、在单位,还是在社会上与生人打交道,这些家风都是我们的道德约束,更是我们一辈子享用不尽的精神财富。

    在我当兵的连队里,只有我一个少数民族兵,但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汉族兵相处得特别好。我教他们唱歌,教简单的少数民族语言,交流训练体会;反过来,他们也一样。他们还亲切地称我是连队的歌唱家。记得当兵第二年,我下巴长了个疙瘩,吃饭连嘴都张不开,战友们就耐心地把稀饭一勺一勺送到我嘴里,给我打针,为我换药,把我的病很快治好了。在基层部队和军区文工团期间,一个个民族团结互助友爱的故事一次次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一首首歌颂人间真情、军民团结的歌飞出了我的心田。我也因为经常参加爱心公益活动而得到多种荣誉称号,如新疆首任爱心慈善大使、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形象大使、志愿者形象大使等,并当选为第七届“中国十大杰出志愿者”,荣获了“中国志愿者服务金奖”奖章。

    “最伟大的力量,就是同心合力。”这是爸妈给我们讲得最多的一句乌孜别克族谚语。我们生活在中华民族大家庭,当年的我们在父母的精心养育下长大成人,生儿育女,目前都已经是爷爷奶奶了。我们有责任、有义务把从中华民族每个家庭里孕育出的优良家风、珍贵家训代代相传,因为它是我们中华民族血液里流淌的DNA,是我们祖祖辈辈传唱的美丽歌谣。

    中华民族一家人,热爱祖国大家庭。

    兄弟姐妹拜克亚克西,真诚相待手足情。

    同吃一个圆圆的馕,共筑平安中国梦。

    同饮雄伟天山雪水,世世代代不离分。

    同心同德同路人,共享快乐的人生。

    像石榴籽一样拥抱,迎接美好的前程。

    天山青松根连根,各族人民心连心。

    天山青松根连根,民族团结一家亲。

    写于2019年5月

    摘自中国好家风文集《56个民族儿女共话好家风》